【新聞調查】官地礦紀事

煤炭是我國主體能源和重要的工業原料,4600多個煤礦散布在全國各地,煤礦從業人員超過240萬。煤礦工人的生產怎樣運轉?他們的生活狀況又如何?2020年1月,《新聞調查》記者前往山西太原,拍攝記錄了一座有著60年歷史的煤礦中發生的故事。


官地礦,始建于1960年,位于呂梁山東翼,汾河水西岸,距離太原市區17.5公里。1989年這里曾是亞洲單井口出煤第一,如今年產煤390萬噸,是一座大型現代化生產礦井。全年365天,官地礦的生產晝夜不停。各隊組人員倒班輪轉,每天的乘車高峰時段,井口成為這個煤礦最繁忙的地方。


圖片


這種小火車是往返礦井唯一的交通工具,煤礦里叫它“人車”,定點的“人車”載著工人返回地面,他們在潮濕、昏暗的井下工作了8到12小時。


上班的工人也在這里乘坐“人車”,遇到高峰時段,搶到第一趟車的座位并不容易。


官地礦屬于平硐式礦井,入口處不深,但到了里面,井巷上覆蓋的是起伏的大山,蓋山厚度平均約400米。近60年開采,井口附近的煤田多被采完,新工作面越來越遠,去往井下各處,搭乘“人車”需要20到50分鐘不等,下車后還要步行。



綜采三隊是官地礦出煤最多的采煤隊。他們負責回采的28417工作面,原本每天出煤5000噸。但最近一段時間,工作面出現新情況,采煤工作時斷時續。



綜采三隊技術隊長 王趙強:理論上咱一般這個煤層都是煤,但是有些地質變化,煤層它地殼發生變化的時候有裂隙,底下酸性水形成這種溶孔,上面石頭因為重力就壓下來了。


煤層中夾雜的巖石堆積體被稱為“無炭柱”,它的硬度遠超過煤。


王趙強:采(煤)機是不能割石頭的,因為采(煤)機它那個尖齒它只能割煤,割石頭會損壞采(煤)機。


圖片


遇到無炭柱,采煤作業被迫暫停。為了盡快恢復生產,綜采三隊決定使用炸藥對無炭柱進行爆破,這種技術手段有個更形象的叫法——“打眼放炮”。


井下爆破必須由專職放炮員操作,根據無炭柱上打眼數量和深度,制作相應數量的炸藥。


王趙強:保險起見,一般離工作面都是50米開外才放這個東西。


王趙強:這個就是危險系數比較高,從上到下是嚴格把控,火藥的運輸,退庫,爆破作業的一整套程序。


圖片


官地礦是高瓦斯礦井,瓦斯無色無味極易燃爆,打眼放炮要實行“一炮三檢”。


瓦斯檢測員:裝藥前、放炮前、放炮后,對放炮地點20米范圍內的瓦斯進行檢測,瓦斯低于百分之一,可以放炮。裝藥前多大瓦斯,要填到表格上。


此外,頂板、煤壁、支架等情況也得到一一確認。所有人員撤退到距爆破點100米以外,爆破準備開始。



無炭柱的表層被爆破碎裂,采煤機可以正常開動割煤了。綜采隊每月都有生產指標任務,收入與出煤量直接掛鉤。


割下的煤塊經破碎后,由皮帶運輸機運出礦井。皮帶時刻不停,新采的煤源源不斷,這是煤礦工人最開心的時刻。


王趙強:所有出的煤都要靠它(皮帶運輸機)來運輸,它就是我們的寶貝,它要是正常運轉一個月,我們的工資也會大大的收益。


根據探測,28417工作面這次遇到的無炭柱縱深約30米,想要完全過去,還要多次打眼放炮,未來半個月內,只能邊爆破邊采煤。


圖片


王趙強:干完活衣服都是濕的,大巷是涼的,工作面是熱的,其實煤礦工人是挺辛苦的。換衣服冬天是冷的,換完衣服下來,下坑那會兒是冷得要命的,等進了工作面一出汗,衣服都是濕的,什么風濕性,那可多了……


2013年,王趙強從大同大學機械自動化專業畢業后來到官地。6年間,他和綜采三隊的完成了四個綜采放頂煤工作面,出煤量超過1000萬噸。這些煤主要供應給了國內大型鋼鐵企業和電力企業。


圖片


官地礦通風科副科長 榮麗軍:對我們有一個肯定,我們心里面也挺高興的,不要老看見煤礦老出事,它多的方面還是給國家貢獻了能源,總得有人干。像師書記從上班就在采煤隊,干到退休一直在采煤隊。一直在采煤。


圖片


官地礦綜采三隊書記 師善坤:30年了,一直在煤礦第一線。


榮麗軍:選了這個行業就要受得這份苦,都是養家糊口,沒辦法,像我們這普遍都是耳背,不管年輕的還是年齡大的,有時候說話好像他不理你,他不是不理你,他是沒聽見。


截至2019年,官地礦井田總計保有儲量10.2億噸,可采儲量5.8億噸,可服務年限約100年。



工人在井下工作時間長,勞動強度大,礦里每天要為早班、二班、晚班的工人準備盒飯,這在煤礦里被稱為班中餐。班中餐按井下人數一人一份,官地礦的“班中餐”每天最多制作超過1500份,三個時間段由專人送往井下各區域。到各工作面遠近各不相同,工人吃到這些班中餐,要半小時到一小時之后了。



吃飯工人:燴菜、過油肉、包子,來回換,還有那些素的,有饃饃、花卷。有啥吃啥。


一周七天,班中餐每天餐食輪換,一個月征求一次工人意見,對菜譜適當調整。


衛向東,官地礦掘進一隊隊長,掘進隊的工作是在煤田的每個采區兩端分別打通進風、回風兩條巷道,有了巷道才能運輸、通風、行人,采煤工作才可以開展。


圖片


隨著回風巷的開掘,煤層壓力發生變化,巷道兩側的煤幫存在脫落風險,在掘進工作開始之前,要對煤幫進一步固定和支護。


煤幫、頂板、瓦斯、機電,在檢查了各種條件并簽字確認后,掘進作業開始了。


圖片


兩名掘進機司機,一人負責操作,一人負責監護,高濃度的煤塵加大了掘進工作的難度,也直接威脅著礦工的身體健康。從這個角度看,前方是巷道目前的盡頭,掘進工作需要向前持續推進,巷道斷面高3米,寬7米,上面是頂板,左右兩側是煤幫。


衛向東:大斷面施工就不好施工,7米的斷面不好施工,正常情況下兩次成巷,分兩次,這次是新工藝,一次成巷。


大斷面施工的嘗試考驗著衛向東的掘進一隊。掘進作業剛剛結束,此時,新露出的頂板和兩側煤幫沒有任何支護,非常危險。



掘進工作經常面對最復雜、最惡劣的地下環境和未知的風險隱患,是井下一線的高危工種。即使工作了30多年,衛向東對安全問題也一刻不敢松懈。


臨時支護過后,還要進行永久支護。鋼帶排距保持一米,一排8根錨桿,另一排4個錨索,交替布置,這是質量標準化的要求,也是保證頂板穩定性和人員安全的措施。


衛向東:在規定的時間內標準地完成一個工序,這就是正規循環。一個割煤,一個支護。不斷地圍繞這個工序,一直往下進行。割煤、支護,割煤、支護,掘進一直就是這么干的。


記者:對你們來說,哪個更重要?


衛向東:支護更重要嘛,這上頭下來,這就叫冒頂事故了,冒頂一般都是大事故。


晚上8點多,“人車”將結束工作的工人送到地面。掘進一隊的工人在井下奮戰了超過12小時,早晨下井時天還沒亮,升井時也沒看見太陽。



張進成:每天就這樣,干慣了,也就習慣了,今天掘進了2米。支護完畢,都到位。


巷道掘進順利,副隊長張進成心情不錯。但煤礦工人的一天還沒有結束,他們要在浴室里洗去臉上身上的煤塵,隨后參加班后會。


圖片


晚上的班后會,隊長衛向東要對一天中的問題進行匯總,設備故障和安全隱患必須拿出解決方案,因為耽誤掘進進度,將影響全隊工資收入,拖沓一天,釀成事故的風險也隨之加大。


衛向東:今天經過一天的勞動,大家都比較辛苦,可喜的一點就是順利完成生產任務了,另外在回家之際,提醒大家幾句,這兩天下雪,路比較滑,尤其是開私家車的,行車要注意安全,就這樣。


衛向東今晚要在辦公室值班,工作面正常時,每三天中兩天住在辦公室、一天回家,井下要是出了狀況,他會十天半個月都守在礦上。


圖片


衛向東:這是降壓藥,這是晚上安眠藥,這幾天咳嗽,吃的咳嗽藥。


記者:天天都吃的是什么藥?


衛向東:一個是降壓藥,一個晚上睡覺幫助睡眠的藥。


記者:睡不著覺嗎?


衛向東:睡不著,尤其是晚上,井下有兩三部電話呢,井下電話一打過來,接個電話一晚上睡不著,吃了顆藥能稍微睡一會兒。生產任務我這不發愁,月月都能完成任務。唯獨就是安全的隱患,不能及時處理,老怕造成人員傷亡這種事故,這是最大的壓力。



衛向東在官地礦以能打硬仗著稱。上世紀80年代,煤礦到農村招合同工,為了養家,他瞞著父母來到官地。后來,他在全國煤礦技能比賽中拿了第二名,轉為正式工。


衛向東:到我們那個隊的大部分都是家庭貧窮,來到礦上。鼓勵工人的時候,我自己編了一首歌,經常跟他們唱,也是安慰他們的歌,也是發自自己肺腑的一首歌,常給他們唱一唱。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沒有想到下坑,只是因為家里的貧窮,我才來到礦上。失掉不少發財的機會,丟掉許多夢想。扔掉一堆時髦的打扮,我才來到礦上。礦山男子漢,礦山男子漢。”



早晨8點,夜班工人上井了。整夜強體力勞動后,很多人顧不得洗澡,先來到這間井口服務站吃熱乎的早餐。


服務站的早餐由礦里免費提供,不限數量。餐食制作和服務人員都是礦工家屬,他們大多沒有工作,在這里可以賺些工資,也讓早上升井的礦工能感受家人的溫暖。


圖片


夜班通常12小時,設備運轉周期長,煤的產量也最高。但同時,由于夜班時間長,勞動強度大,容易發生事故。國內部分煤礦開始嘗試取消夜班,但對大多數煤礦而言,在生產指標的壓力下,目前仍然24小時連軸生產。


春節即將來臨,礦里開始張燈結彩,不過對煤礦而言,臨近年關的這段日子,往往是容易發生事故的時段。早晨9點,太原市應急管理局人員來到官地礦檢查安全生產情況。


圖片


應急管理局人員:33423(工作面),這個是3號煤的;綜二是26610(工作面),2號煤的,綜三是28417(工作面),這是個采底礦,挖底面。


“國家監察、地方監管、企業負責”,這是目前煤礦安全生產的工作格局。官地礦所屬的集團公司每周檢查安全情況,政府職能部門也定期檢查,煤礦生產一天,安全就必須保證。


王趙強今天在地面值班,井下設備出現了零件故障,需要他來協調。紅色電話和井下隊組聯絡,白色電話與地面科室溝通。王趙強所在的28417采煤工作面被選為檢查對象,這讓他今天的工作更加忙碌。


記者:他們來你會緊張嗎?


王趙強:習慣了,不會緊張。檢查次數現在很多。最頻繁的時候一周有過四次,不包括咱們礦上的檢查。



作為綜采三隊的技術隊長,王趙強要負責井下操作規程的編制、工作面質量標準化等等,這些與安全生產直接相關的內容都在今天的檢查范圍內。


王趙強:我們是對口檢查,他比如說應急局來了以后,他需要檢查哪個隊,他會直接先去井下看這個實際情況,然后升坑以后會檢查你相關的資料。


下午2點,返回地面的檢查人員結合設計規程,對井下發現的問題作出反饋。王趙強也被叫到了這里。


王趙強:可能檢查出來這些問題,可能就是我們作為綜采三隊,我長期在這個隊里工作,可能有一些東西不規范,但是我自己看慣了,感覺它沒事,但是檢查的話可能觸犯了一些文件,所以我們必須整改。



小年馬上到來,又要在礦里值班了,衛向東準備和家人提前過節。


無論是值班還是下井,煤礦上規定都不能喝酒。回到家里喝點酒,緩解工作中的壓力,是很多礦工的生活習慣。


妻子當年曾在老家做過七八年理發師,和衛向東結婚后來到太原,她再也沒有工作過,多年來一直在家里照顧老人和孩子。


圖片


衛隊長愛人:家里頭一切我管,他只管在外頭上班,因為他這種工作根本就管不了家。一回來經常他壓力大,有時候看見他就瞌睡了,坐在沙發上就睡著了。


衛向東是家里唯一的收入來源,在官地礦,像衛隊長這一代煤礦工人,很多家庭都是類似的情況,留在家中的妻子有時也被稱為“礦嫂”。


圖片


衛向東:其實她對家庭任勞任怨,我倒談不上什么事業,但是家庭沒有她支撐,我也不會走到今天這樣盡善盡美。


年輕時,因為聚少離多和擔驚受怕,兩人總是吵架,但過了多年,他們都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生活狀態。


衛向東:那時候你看我這體重,才120斤,我曾經在巷下最長的時候待過36小時,三天不上井,就為了干這個工作,機器壞了,從壞到好,什么時候好,什么時候上井,當時就給自己定的目標。


衛隊長愛人:礦上要是說哪里出現啥事故了,首先就著急的不行,也給人家單位打電話。有時候打他電話呢,打不通,不能接電話,就在坑下了。



王趙強請了一天假,前往妻子的老家運城市萬榮縣。兩人在大學里相識相愛,畢業后結婚生子,一起在太原打拼奮斗。


記者:孩子多大?


王趙強:五歲了,基本都是爸媽照顧。


零點時分,王趙強和妻子終于到達老家。


由于工作原因,王趙強和妻子只能停留一個上午,就要離開。春節期間兩人都要工作值班,無法回老家,這次他們計劃將兒子接到太原過年。


妻子曾在老家和兒子共同生活過一年,而王趙強則沒有長期陪伴過孩子。最近一年,他們對孩子的教育問題日益擔心。


王趙強:有時候都不聽我和他媽媽的話,有時候我們說不下,比較淘氣。在老家父母看著,只要他不哭給個手機,不讓他玩手機就哭,一哭當然就給了,惡性循環。


圖片


晚上8點,王趙強一家回到太原,兩人白天都要上班,岳母也一同過來照看孩子。在太原,小兩口租住在靠近官地礦的一間老式公寓。


王趙強:這也夠住了,再住大了也沒啥用,我們兩口就晚上在家。


妻子孫兵博是一名醫生,平時工作也非常忙碌,她曾勸王趙強換一份工作,但王趙強卻對官地礦依依不舍。


圖片


王趙強:現在我們西山已經推進出智能化工作面,所以我感覺煤礦還是有發展前途的。


記者:所以你是希望以后能越來越好。


王趙強:對,我也希望我們官地以后,它是也正在慢慢籌建這個智能化工作面,我也在積極關注的,希望能到時候有幸在智能化工作面任一職吧。


或許留下來還有另外的原因,王趙強開始計劃買房了,他們想讓孩子在太原讀小學。


王趙強:因為涉及現在沒有房子,孩子上學也是個問題,孩子戶口還在老家。再轉到清閑的崗位,收入上肯定受影響,我們現在還是相當于白手起家,現在還沒有起家,還是想收入稍微高點,再長遠考慮將來孩子物質上想讓他更充裕。


相比于收入,作為醫生的孫兵博,更在乎丈夫的工作環境和職業健康問題。


記者:你見過他升井的時候臉上黑黑的樣子嗎?



王趙強妻子:我沒有親眼見過,但是我見過照片。每次看完感覺好難受啊,還是覺得不想讓他干這個。


記者:你也不想發給她照片,或讓她看到?


王趙強:一般不想,主要是不想讓那種辛苦的那一面給她看到,讓誰看見也會心酸,而且又是咱至親的人。


王趙強妻子:而且他們工作也高危,勞動強度比較大,還有煤塵也比較多,并發癥,并發癥比較多。



煤礦職工在煤炭生產過程中會接觸到粉塵、噪聲等職業危害因素,對健康和生命構成威脅。塵肺病是礦工最常見的職業病,由于患病率高、難以治愈等特點,一段時間以來,塵肺病問題得到了國家和社會的廣泛關注。


西山煤電總醫院職業病科,主要收治西山煤電下屬的官地礦、杜兒坪礦、西銘礦等煤礦的職業病患者。


圖片


這位老人,在官地礦采煤三隊工作了近30年,1996年從官地礦退休后,他被確診為塵肺病一期。


記者:你平時會怎么難受嗎,會喘不過氣還是什么?


(呼吸困難),把那個口服液喝上一點,好出一點氣。不喝口服液一直吐痰,一直吐痰。


由于行業粉塵特點和歷史上防塵技術落后等原因,采掘一線的煤礦工人長期面臨著粉塵的危害和塵肺病的折磨。


圖片


塵肺病是粉塵通過呼吸進入肺部、引起肺部組織纖維化的一種致殘性疾病,它會導致呼吸系統感染,出現胸痛、呼吸困難等一系列癥狀,此外,還會引起多種并發癥,甚至因呼吸衰竭導致死亡。



西山煤電總醫院職業病科主任 田紅霞:口唇的紫干,運動能力耐力的下降,另外的話可能還會引起來心臟的并發癥,肺心病、肺氣腫這些,再嚴重的話可能還會引起大腦的缺氧,其實它是一個全身的疾病,它能引起全身各個系統缺氧的這種表現。


西山煤電總醫院職業病科主任 田紅霞:他的肺的換氣功能、通氣功能和我們正常人都不太一樣了,因為他可能就缺失了一部分,那么我們大氣當中是21%的氧,可能就達不到他需要的氧濃度,那么通過鼻導管呢我們大概能供給它35%左右的氧氣可以幫他吸進去,無形中增加了氧濃度。



根據職業病防治法和《工傷保險條例》,已診斷為職業性塵肺病并已參加工傷保險的患者,治療職業性塵肺病的費用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住院期間發放伙食補助費。


除了吸氧之外,醫院還有輸液抗感染、機械震動排痰、肺灌洗等治療手段。但令人遺憾的是,目前塵肺病依然是一種在臨床上無法治愈的疾病。


西山煤電總醫院職業病科主任 田紅霞:吞噬細胞對粉塵吞噬之后形成一些結節,最后形成大塊的結節的表現,這就叫纖維化。現在肺纖維化的逆轉在世界上也是一個難題,沒有很好的辦法。完全逆轉的可能性目前是沒有的,只能說是延緩它的進一步發展。而我們其實做的是一些亡羊補牢的工作,已經得了塵肺病那我們怎么讓患者延長生命,減輕他的痛苦,提高生活質量。所以說我們時候就強調防護預防重于治療,其實就在這一點上,因為它沒有辦法徹底根治。


根據國家衛健委發布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我國累計報告職業病97.5萬例,其中,職業性塵肺病87.3萬例,約占報告職業病病例總數的90%,防治形勢依然嚴峻。


2019年,國家衛生健康委等10部門聯合制定《塵肺病防治攻堅行動方案》,按照“摸清底數,加強預防,控制增量,保障存量”的思路,加強塵肺病預防控制,開展塵肺病患者救治救助工作。


圖片


這里是西山煤電職業病防治所,煤礦工人正在進行職業健康體檢。


這項檢查是通過瞬間氣流、肺活量等指標,反映肺功能狀態。它對于篩查發現肺功能異常者、進行早期防治具有重要作用。



院長:肺功能的操作,它是有嚴格要求的,需要在國家平臺、省平臺,對每一個礦工做的肺功能的參數,要求要網絡直報,完成體檢出具報告的時候要完成個案上傳。


拍攝X線胸片是礦工職業健康體檢的另一項必檢項目,它也是塵肺病診斷分期必不可少的依據。


院長:主要是通過胸片來閱讀一下職工肺部有沒有疾病,篩查的過程中我們的診斷醫師會診來分析,這個不正常,是屬于其他疾病,還是從事這個工作導致的職業病的損害,我們來進行鑒別,發報告。


在職業病防治所,醫生向我們展示了塵肺病患者對照國家標準的X線胸片,我們可以看到塵肺結節在胸片上的樣子。



職防所醫生:這就是沒有塵肺結節的,這個就是一級密集度的塵肺結節的,這個就是二級密集度的,這是三級密集度的,像這個形態直徑比較大一點的,這個直徑是比較小一點,這些直徑就更小一些,這個也不少,你看這個,就跟那細小的沙子給撒上去一樣。


2002年,我國出臺《職業病防治法》,職業病防治工作正式進入有法可依階段。根據法規,用人單位應當為勞動者建立職業健康監護檔案,并妥善保存。據介紹,檔案一般保存在礦衛生科,而確診的塵肺病人健康檔案則要調到職業病防治所,保存在這間檔案室。


圖片


職防所醫生:這里就是整個體檢的信息。這是一年一年的,基本上每年都有一張片子,片子和體檢表這都有的,這個塵肺不會是一天就得塵肺的,它有一個觀察的過程。


根據職業病防治所提供的數據,從2014年至2019年,西山煤電集團每年新增職業性塵肺病病例數量最多65人,最少48人,整體趨勢是穩中略有下降。


按照有關規定,對在職業健康檢查中發現有與所從事的職業相關的健康損害的勞動者,應當調離原工作崗位,并妥善安置。這對于盡早發現和防治塵肺病非常關鍵,但在實際工作開展中,仍存在一些現實困難。


圖片


職防所醫生:有些工人你通知他體檢,他可能那段時間,可能是請假了,或者是怎么回事。最近我是給那個汾西的那塊診斷的,我們就有這樣的,一個人疑似塵肺了,然后我們要給他診斷,有的工人他不愿意診斷,為什么,因為工人給他診斷以后,他就要調離他這個粉塵作業崗位,調離了以后,比如說他原來是在一線的,煤礦的一線,他可能掙錢要比較多點,現在給人家調離了,讓人家到一個地面單位,拖家帶口的,他就養活不起他這個家了,他自己就自動放棄,我不診斷,有這樣的。



根據有關規定,用人單位是職業病防治的第一責任人。而從源頭上治理粉塵,如通過煤層注水、采煤機和掘進機內外噴霧等技術,將作業場所的粉塵濃度降到標準值以內,是各煤礦的重點防治舉措。


職業病防治所也會定期檢測煤礦作業場所有害因素的濃度、強度,每年出具檢測報告。工作人員向我們介紹了2019年對官地礦的檢測情況。



西山職業病防治所監測科副科長 趙敏:粉塵大概有四個超標點。檢測了29個,合格點數是25。噪聲方面總共檢測了39個工種,有34個工種合格,有5個工種超標。


記者:在這個之后呢?之后有什么措施嗎。


西山職業病防治所監測科副科長 趙敏:比方說采煤機作業點超標,如果是現場的防護措施沒有開啟,那么咱們會加強管理,如果是現場的防護設施開啟了,比方說噴霧壓力達不到要求,那么我們會建議他進行經常性的維護檢修。


圖片


除工程防護外,采掘一線工人作業時必須佩戴防塵口罩,這樣才能防止粉塵進入體內,杜絕和減少塵肺病的發生。不過,在井下作業時不戴專業防塵口罩或佩戴不規范的情況仍有存在,個體防護和對職業健康的重視需要更多關注。


2020年,國家發布《關于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的指導意見》,這是提升煤礦安全生產水平、保障煤炭穩定供應的未來發展方向。2021年,智能化綜采工作面即將在官地礦開始運行,這座有著60年歷史的煤礦未來將擁抱新的技術,迎來新的挑戰。

(內容來源于央視新聞)


返回頂部
大神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