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從“有力量”到“技術強”——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

圖片

張良貴(中)、張海(左)、張世奇在散步(4月22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世奇(左)給爺爺(中)和爸爸看杜兒坪礦新設備的照片(4月22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這是一張拼版照片,上圖為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資料照片);中圖為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3月11日新華社記者曹陽攝,無人機照片);下圖為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3月18日新華社記者曹陽攝,無人機照片)。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發


圖片

張良貴(左)和妻子李巧仙翻看年輕時的照片(3月10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這是3月10日拍攝的張良貴獲得的榮譽證書。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良貴在家里看書(3月10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海(右)為職工講解轉崗政策(3月11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海站在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關閉的礦井前(3月11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世奇在做下礦井前的準備工作(3月18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世奇(右)和工友一起下礦井(3月18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張世奇在礦井下工作(3月18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世奇(中)在礦井下和工友吃班中餐(3月18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張世奇在礦井下工作(3月18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新華社記者 曹陽 攝

圖片

張良貴(右二)一家人在吃飯(4月22日攝)。

“艱苦奮斗就是咱煤礦工人的精神,這一點啥時候都不能忘!”即使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張良貴仍在給兒子張海和孫子張世奇“上課”,煤礦工作的點點滴滴是他們聊天時不變的主題。

年近九旬的張良貴是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松樹坑礦井的退休工人。1954年,張良貴從農村招工來到白家莊礦,成為一名掘進工。在他的記憶中,當時煤礦工人的生產條件非常艱苦,在狹窄、低矮的坑道里,很多工人都得彎著腰工作。

“總覺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兒,國家建設需要我們,吃苦是應該的!”這名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提起年輕時的奮斗場景顯得精神十足。“我家的孩子們從小就在礦上長大,我鼓勵他們去礦上工作,奮斗在一線就是為國家做貢獻!”

現任山西焦煤集團白家莊礦組干勞資科科長的張海,曾親身經歷了煤礦工人告別打眼放炮的“普采”,走向自動化“綜采”的輝煌;也親身感受了礦井關停,工人轉崗分流時的留戀和不舍。2016年10月,白家莊礦正式關閉,人事調動頻繁,轉崗壓力陡增,做好職工思想工作成為擺在張海面前的首要任務。

“情況越復雜,我們黨員越應該沖在前面。”張海帶著黨員隊伍挨家挨戶給工人們講政策、記訴求、做規劃。近5年時間,白家莊礦成功轉崗分流3000多人,實現平穩過渡,職工滿意度很高,張海因此被評為山西焦煤集團的勞動模范。

“礦三代”張世奇大學一畢業便進入山西焦煤集團杜兒坪礦工作。工友們提起他都會豎起大拇指,“別看小張是大學生,在井下比我們都能吃苦”。

工作9年來,張世奇始終奮斗在采礦一線,現任掘進一隊隊長的他利用工余時間積極學習前沿采煤科技,“如果要像爺爺和爸爸一樣,成為優秀的煤礦工人,我就必須把腦力和體力都提升上來,這是時代對于礦工的新要求。”

這一家三代黨員礦工的奮斗記憶,串起了我國煤炭行業發展至今的重要節點。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煤礦工作者的艱苦付出,才逐步實現整個行業從“有力量”到“技術強”的轉變和進步。


返回頂部
大神彩票注册